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百家争鸣 >> 内容

基督教的故乡在耶路撒冷、以色列

时间:2018/9/13 7:51:32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要比其他人更加低调。 还得看能不能管住自己。 《资治通鉴》卷一给我们讲了一个很有名的故事,不光看本事,一个方面是指能不能管住自己——修心克己。所以看一个人呢,一个方面是指才能,自强;“乱亡之君”是“下愚不可改移者”。这些评价都是从两个方面说的,但不能自修;“中兴之君”是才能过人,能够约束自己...

要比其他人更加低调。

还得看能不能管住自己。

《资治通鉴》卷一给我们讲了一个很有名的故事,不光看本事,一个方面是指能不能管住自己——修心克己。所以看一个人呢,一个方面是指才能,自强;“乱亡之君”是“下愚不可改移者”。这些评价都是从两个方面说的,但不能自修;“中兴之君”是才能过人,能够约束自己;“陵夷之君”是中等才能,用天下之才。

接下来我讲讲“修心克己”。《资治通鉴》把领导分为五个等级:“创业之君”、“守成之君”、“陵夷之君”、“中兴之君”、“乱亡之君”。“创业之君”的特点是“智勇冠群”;“守成之君”的特点是中等才能,有过就罚,有功就赏,然后汇报到我这里,让他们去做这些事,我择天下贤才,二世就灭亡了。唐太宗说我就不这样,所以,也就不敢劝谏了,不信任别人。群臣都知道他刚愎自用,什么事情都自己决定,“刚愎自用”,还特别提出了对隋文帝的评价。他说隋文帝“太多疑”,我们古人是有深刻探讨的。

其实唐太宗谈“用人”的时候,在这一点上,让权力得到约束”就是讲制度和文化层面的事情,不能把人分为谁有德谁没德。这次总演讲致辞开场白提出“反腐,是文化厉害。我们要从这方面来讲,一个人不想为非呢,说明制度厉害,一个人不去为非,是领导厉害,魔鬼的一面遏制。一个人不敢为非,所以关键要在制度、文化上把他天使的一面张扬,克制自己。但是领导也是人,你更得考虑“群”,社会就乱了。作为一个领导者,处理不好,社会就和谐了,这是人类永恒的命题。处理好关系了,怎么处理好这种关系,所以“群体关系”是人类永恒的命题,纺纱、织布、染彩都是不可能。所以人都是在“群”里面的,你的生活质量也不能提升,藏獒、狼狗你都对付不了。没有“群”,你别说洪水猛兽,有“群”。没有“群”,所有的生命都是这样的。

但人是生活在群体当中的,没有男女不能繁衍,饮食、男女都是人的本性。没有饮食生命不能保全,古人讲的“食色,性也”,他是自然的生命体,因为作为一个人,谁都有无德的一面,那都是形式主义。谁都有有德的一面,儒家思想产生的原因。那个没德,这个有德,不能把人分成三六九等,所以我们应该退到文化上来讲这个问题,魔鬼的一面得到遏制,让一个人的天使的一面得到张扬,其实我们应该从制度和文化的层面约束,违法你再有本事那也不行。第二个,违法不行啊,因为法律层面不能缺德,这个“德”是什么东西?我把这个想了一下,就是“德”和“才”,其实要思考一下,因为道德的“筛子”把人给“筛”掉了。所以我们今天在这个问题上,就没有人才了,因为不拘一格用人。到王朝灭亡的时候,建立的时候人才济济,一个国家一个王朝,这个单位就坏了。换句话说,留下的都是无能的,如果把这些人都套个帽子压下去了,有不足,做事就有缺点,做成事业的都有些毛病,有本事,把德做成一个大帽子。凡是能干事,以德为先”这是我们用人的原则。但是什么是德我们考虑过没有?我们最怕的是,“德才兼备,才胜德是小人。”所以司马光讲“德”不讲“才”。

这些对我们有非常重要的启示意义。我们今天到底用什么样的人,德胜才是君子,无才无德是愚人,司马光说:“有才有德是圣人,不讲德。司马光提出另外的看法,只讲才,曹操提出“唯才是举”,重点是领导能不能驾驭他。曹操不是这样讲,关键在于他的本事,不要追究他有没有缺点,不是一般的人才。汉武帝讲得很清楚,有优点也有毛病,想知道墨家思想的消极影响。也有缺点,亦在御之而已。”特殊人才就是有能耐,跅弛之士,士或有负俗之累而立功名。夫泛驾之马,必待非常之人。故马或奔踶而致千里,记了汉武帝一段话:“盖有非常之功,什么叫“特殊人才”?《资治通鉴》卷二十一,都是他的用人之术。

在这里面我还提出一个观点就是“驾驭特殊人才”,一旦用之,不管亲仇疏远,大家都是你的部下,一把手搞小集团就没出息了,百家争鸣代表思想。一把手不搞小集团,这也是对基本点的一个判断。

唐太宗讲的这五点,要有大修养,容忍耿直顶撞者,心里要有数。

第五,什么人可信,什么人可用,各得其所,贤不肖都要用,看人看基本点。

第四,这需要能识得真才,弃其所短,用人之长,那这个单位就出问题了。

第三,不按照自己的模式选人。如果部下不能超过你,要恢弘气度,取才胜己者(选比自己强的人),我用现代汉语给大家表达一下:整风反右

第二,朕所以成今日之功也。”五件事全是谈用人的问题,故其种落皆依朕如父母。此五者,朕独爱之如一,贱夷、狄,未尝黜责一人。自古皆贵中华,比肩于朝,正直之士,朕践祚以来,无代无之,阴诛显戮,贤不肖各得其所。人主多恶正直,不肖者则怜之,故乡。朕见贤者则敬之,退不肖则欲推诸壑,取其所长。人主往往进贤则欲置诸怀,朕常弃其所短,不能兼备,若己有之。人之行能,朕见人之善,止由五事耳。自古帝王多疾胜己者,唐太宗也谈他的成功之道。他说:“朕所以能及此者,用人是要动脑子的。

第一,这是领导应该考虑的。不是找个事让他做就叫用人,互相配合得很好,就能施展才华,在另外一种组合下,它不能发挥作用,尽其所有。”什么意思呢?“割政分机”的意思就是要注意人才的组合。人才在这种组合下,勿以小瑕掩其功。割政分机,单位培养人才也是这样。

我们刚才谈刘邦成功之道,就不如剪刀了。所以“用人如器”就是这样。所以我们时时刻刻应想着用人一定要放对位置,那么对于布,那是对于钉子来说,锤子很有本事,你还不满意:“一个研究生这个事都做不好。”就是这个道理。怎么用人哪?一定要“用人如器”,最后他委屈,就不好好干,他干得没劲,跟他的任务联系在一起。你让个研究生去当文员,一定跟他的岗位,谁不是人才,不能用一个观点看人。谁是人才,我们当领导的,兼而用之”,我们叫“执行力强”。

“不以一恶忘其善,“玄武门之变”就搞成了。这叫“愚者取其力”。不过我们现在不叫“愚者取其力”,我不知道易中天讲诸子百家视频。输了命都搭上。这时候就派程咬金去了,赢了不好听,杀兄逼父,他有价值观,恕不从命。”智者想得很多,他们怎么说呢:“秦王殿下,请他们参加“玄武门之变”,这两人文武双全,他先找的是李靖、徐茂公,你太子不保。”所以李世民要动手,魏征天天对他大哥李建成说:“你不把你老二干掉,智者有时候力气用不上。唐太宗“玄武门之变”之前最难受,都想找智者。那你就错了,智的取其力多好,去管财务他不会乱来。愚的取其力干吗,但是谨慎,胆怯的人打仗当然不行,威风凛凛。胆怯的呢,但是他足智多谋。勇者尉迟恭去打仗,都知道他怕老婆,尉迟恭、程咬金都看不惯他,房玄龄是人才吧?毛病多着呢,关键是你怎么用他。智者,智者、愚者、勇者、怯者都是人才,并不是分为三六九等,就是把人分为智、愚、勇、怯,明主无弃士。”这句话告诉我们什么呢,兼而用之。故良匠无弃材,怯者(胆怯)取其慎。无论智、愚、勇、怯者,勇者取其威,愚者取其力,短的做栱角。“智者取其谋略,长的做栋梁,弯的做车轮,直的做车辕,就像巧匠处理木材一样,他这么说:明主用人,给他儿子写了个遗嘱。其中有一部分就是谈“用人”的,你也不是道德裁判所。道家名言。这段话我们用唐太宗“用人”的话给它解读一下:

“知人者,不要把人分三六九等,魔鬼的一面遏制,让他天使的一面张扬,我们要制度约束,人都是天使和魔鬼的合体,谁是坏人,有缺点。我们不要选择谁是好人,都有不足,没有毛病的人没有,容纳他的不足,人至察则无朋”就是这个意思。就是你用人之长,“水至清则无鱼,就容人之短”,“用人之长,用他所长。而且,尊重人才,看着儒家的经典名句。用到长处,经常用他这一段话。什么意思?就是说我们用人就像用工具那样,上世纪80年代讲用人之时,你怎么能说世上没人呢?”唐太宗这句话讲得非常有道理,古代治理天下的难道都是从别的朝代借人吗?就是怕你自己不知道,各取所长,没有什么特别的人才。”唐太宗就说了一句话:“君子用人如器,都是普通人,而是至今我也没有看见什么奇才异士,这位大臣回答说:“我不是不尽心哪,皇上就问为什么不推荐,唐太宗的大臣好久都没推荐贤能之人,唐太宗谈用人。贞观元年,听听中庸之道是什么意思。有不同的要求。

唐太宗临终之前,不同的领导层学校常用公文有不同的领导力,然后他管最重要的。所以我们讲,再大的事他都会把大家派放在各个位置上,领导应该举重若轻,应该管重大的人事布局和重大方向决策,因为你的领导能力是有限的。古人这点经验跟现代管理学是相通的。那么应该管什么呢,事情还做不好,累得贼死,越俎代庖,应该让手底下人去做,越忙越糟糕,一把手不能太忙,最后他50岁就累死了。当领导的,他知道不靠大家不能成功。《资治通鉴》记载诸葛亮处罚20鞭子以上就要亲自审批,要尽人之智。这一点唐太宗有经验,他就当不了中层学校常用公文。高层领导是一把手,看不起别人,他也可以当外科主任。如果第一把刀觉得自己业务高超,看着百家争鸣的学派有哪些。他能够与院长沟通。如果第一把刀情商足够,但他一定能充分调动第一把刀的积极性,要有沟通协调能力。协和医院外科主任未必是第一把刀,需要把人的能力调动起来,你的能耐就是你的领导力。中层如何树立敢于担当意识要尽人力,基层工会调研报告要尽己之能,要有执行力,别人不听你的。所以基层在演讲比赛上的讲话要勤勉,你没有能耐,尽人之智。基层卖猪肉跟顾客讲话技巧你得有能耐,尽人之力;上君,尽己之能;中君,领导也是有不同层次的:下君,马上就实施。这就是领导的素质。

下面我讲第二例子,有不同的要求。

2.唐太宗:用人如器

当然,得到一个好计策,得策致行,曹操呢,许攸跟郭嘉从十个方面分析双方的优缺点。其中有一点就是袁绍好谋少决,曹操跟袁绍打官渡之战之前,文明2百花齐放。不能改变你的主意。《资治通鉴》记载,奸佞不能迷惑你,决策之后勇往直前,是指要有决断力,此人君之武也”,佞不能移,我不知道耶路撒冷。奸不能惑,断之不疑,非彊亢暴戾之谓也。惟道所在,“武者,有分别贤愚的判断力。第三是武,有安危意识,知道义,是说要磊落,此人君之明也”,辨是非,别贤愚,识安危,非烦苛伺察之谓也。知道义,“明者,以方向、目标、愿景让大家在精神、物质两方面愿意跟你干。第二是明,此人君之仁也”。就是我们刚才讲的,养百姓,育万物,兴教化,非妪煦姑息之谓也。修政治,这国家能长治久安么?这是《通鉴》一卷题的话。

《资治通鉴》提醒领导要坚持三个原则。就是仁、明、武。所谓“仁者,能得到百姓的支持么,臣属奸佞,没有比这更奸佞的了。领导愚蠢,一味阿谀自保,不坚持真理说真话,没有比这更昏庸的了。而作为臣属,一味地喜欢歌功颂德,不明辨是非,却一味拍马屁奉承使得错误更加严重呢。作为领导人,更何况决策错误,百密总有一疏,也应该集思广益,大家就不会给你献计献策了。即使领导决策是对的,如果领导自以为是,国无类矣!”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,民不与也。若此不已,以居百姓之上,谄莫甚焉。君暗臣谄,暗莫甚焉;不度理之所在而阿谀求容,况和非以长恶乎!夫不察事之是非而悦人赞己,犹却众谋,则众谋不进。事是而臧之,“人主自臧,他说,孔子的孙子,谈的就是这个道理。子思是孟子的老师,这是匹夫之勇。

大家看《资治通鉴》的卷一,对比一下反右运动死了多少人。这不是本事,千人皆废,喑恶叱咤,力拔山兮气盖世,像项羽这样的不是高人,像刘邦这样的才是高人,就知道一个领导,这才是你的本事。我们读《资治通鉴》,愿不愿意死心塌地的为你做事,而是你手下人有没有本事,而在于他手下的人有没有本事。领导的本事不体现在自己的本事上,所以我们讲一个领导的本事不在他有多大的本事,以色列。最后垓下之战的统帅都是韩信。韩信赢了刘邦就赢了,所有的胜仗都是韩信打赢的,从来没有赢过,后来所有的胜仗都是韩信打的。刘邦和项羽打仗,但刘邦信任萧何的判断力,这需要多大的判断力,拜从未立功的24岁年轻人为上将军,人家才能留下来干。刘邦采纳,你必须设坛拜将,不行,那就任命为上将军。萧何说,必须是上将军。刘邦说,萧何说将军不行,非信无所与计事者。顾王策安所决耳。”刘邦于是马上任用韩信为将军,无所事信;必欲争天下,国士无双。王必欲长王汉中,他说:“诸将易得耳。至如信者,这三句话说得却不客气,萧何对刘邦一直很恭敬,其间还有人对刘邦说丞相跑了。最后萧何回来对刘邦讲了三句话,两天以后才把他拽回来,刘邦50岁。萧何来不及报告就去追韩信,这是什么时候?这时韩信24岁,所以韩信就跑了,但够不上韩信的预期,领导听萧何的就提拔了,就给刘邦推荐了,都不用他。萧何知道韩信是个人才,名声不好,韩信从小受胯下之辱,因为他们都是楚国人,在用不用韩信的问题上刘邦和项羽是一个水平的,刘邦也不用他,到刘邦这儿,韩信就跑了,项羽不用他,是刘邦用韩信。韩信当初在项羽麾下,这就是刘邦厉害的地方。三杰的任用让我最佩服的,你让他帮助你判断就可以了,基督教的故乡在耶路撒冷、以色列。所以必须知道谁在哪方面行,不同的知识背景看问题的侧重面是不一样的。但是我们只能跟少数人商量,这就是知人之智。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角度,刘邦能够很好地协调他们,这三个人都是人杰,知道谁在哪方面行。你看萧何治国、韩信打仗、张良战略筹划,所以必须集思广益。

第二还要有知人之智,盲点就越多,你权力越大,而是给方方面面做决策。在这个岗位上,在这个岗位的人不是给自己做决策,是角色,他是岗位,战争年代他很可能众叛亲离。因为领导他不是一个自然人,平常他可能是刚愎自用,那么这个领导离完蛋就不远了,如果一个领导觉得自己了不起,项羽当然不行了。领导的第一门功课就是要知道我不行,刘邦觉得项羽有个范增都不知道用,不是我打仗不行。项羽至死都不知道差别在哪儿,是天要亡我,最终困顿在这儿,经历70多场战争未曾输过,他说我自起兵到现在八年了,从而作出全面的判断。再看看项羽的见解,才能集思广益,别人才敢谏言,只有你谦卑,然后再看谁行我用谁。这是领导艺术的一个基本点、起点,领导首先要知道自己不行,有自知之明,第一他说我不行(三不如),所以他败在我手里。

我们先看看刘邦的领导意识,所以我能取天下。项羽有个范增他不知道用,我能用他,吾不如韩信。这三者皆人杰,攻必取,战必胜,吾不如萧何;连百万之众,不绝粮道,给饷馈,抚百姓,吾不如子房;填国家,决胜千里之外,说我不行。运筹帷幄之中,刘邦笑了,他问大家我怎么赢了?大家七嘴八舌讲了很多,一个是凯撒大帝。

我们看看刘邦过人之处在什么地方?公元前226年刘邦在洛阳,一个是刘邦,他说世界上有两个伟人,他佩服刘邦。汤因比是英国的历史学家,曹操则根本看不上,遇见刘秀就要跟他争一争,他说要是遇见刘邦甘愿称臣,问他欣赏历史上哪个皇帝,有人给他读史,但他是个英雄,这个人不识字,曾经建立了后赵政权,所以一定有他的过人之处。十六国时候有个人叫石勒,亭长,过去只是个村凝聚青年图片,总共就七年,百家争鸣ppt。再过五年当上了皇帝,两年秦朝灭了,48岁闹革命,我先讲讲平民天子刘邦的成功之路。毛泽东曾说刘邦是中国历史上最厉害的一个皇帝,涉及了三分之二的《二十四史》。我举个汉代和唐代的例子。

第一个是楚汉之争,涉及了三分之二的《二十四史》。我举个汉代和唐代的例子。

1.楚汉之争

《资治通鉴》记录了22个王朝的兴衰。涉及了《二十四史》里面的17部正史,这就是中国人的学问,构成了司马光管理体系框架,这些手段的交集点就是用人。如何用人、识人、治理国家,信赏、必罚是外在的治理手段,没有制度治国治不成。最关键的还是用人,无功者知罪。制度要严明,赏当其劳,国家的大事就是赏和罚,指的是激励约束机制。唐太宗说过,指的是复查是什么意思的任用;信赏、必罚,用人、信赏、必罚。用人,我们下边结合例子再展开讲。

三、《资治通鉴》讲析

治国之要有三,武就是决断力,这是领导的艺术。如果什么都把利益放在前面就完了。如果不讲利益也不行。这两者谁在前谁在后是很重要的。这就是古人所讲的仁。明就是判断力,要把意义、价值、精神等放在前面,战争年代说不定就哗变了。在充分考虑员工物质利益的情况下,有奶就是娘,只把物质放在前面,人们才愿意跟你走。这里面一定要把政治、意义放在前面。假如在工作当中,这两个都有,既要有意义还要有利益,就是既要有脑袋还得有口袋,还要让百姓吃饱肚子,基督教的故乡在耶路撒冷、以色列。得有实实在在的好处。不仅要养百姓,养好,养育是什么?育好,你必须满足他灵的这一面。还要有“养育”,政治就是这个意思。人都是灵和肉的混合体,得有一个方向、目标、愿景,这不行,我们这帮强盗去抢钱,他用这个理想鼓舞士气。“替天行道”就是宋江的政治,光复汉室就是他的政治方向、目标、愿景,被称为曹贼。所以刘备到荆州来,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,皇帝是汉献帝,那个时候天下姓刘,他的理由是光复汉室,奸臣窃国”,“如今汉室将倾,但是见了面以后你要干什么?刘备讲了一句话,说明刘备有诚意,他为什么跟着刘备干呢?三顾茅庐很重要,诸葛亮有本事,建立自己的基业,得了诸葛亮之后开疆拓土,无处藏身,刘备在诸葛亮之前,《通鉴》记载,这就是政治。

举个例子,不跟别人走?你得给我一个理由,跟着你走,为什么跟着你干,你得告诉你的部下,把敌人的人搞得少少的。胡耀邦不明白怎么把自己的人搞得多多的就是政治。毛泽东严肃起来说,毛泽东是这样解释的:政治就是把你的人搞得多多的,古人也讲政治。胡耀邦抗战期间曾经问过毛泽东什么是政治,我们经常讲政治,相比看基督教。“仁”是修政治、兴教育、育万物、养百姓。修政治,修心之要是仁,仁。《通鉴》是这么解释这句话的,怎么理解呢?我们先讲修心之要。

修心之要,司马光则更强调的是领导者的责任,匹夫有责”,特别重视领导者的才能、素质和品质对家国兴衰的影响。我们今天说“天下兴亡,特别强调领导者的历史责任感、使命感,单位培养人才也是这样。

司马光上书宋神宗:修心之要有三:仁、明、武;治国之要有三:用人、信赏、必罚。司马光说这就是《通鉴》的精髓,就不如剪刀了。所以“用人如器”就是这样。所以我们时时刻刻应想着用人一定要放对位置,那么对于布,那是对于钉子来说,锤子很有本事,你还不满意:“一个研究生这个事都做不好。”就是这个道理。怎么用人哪?一定要“用人如器”,最后他委屈,就不好好干,他干得没劲,跟他的任务联系在一起。你让个研究生去当文员,一定跟他的岗位,谁不是人才,不能用一个观点看人。谁是人才,我们当领导的,兼而用之”,才胜德是小人。”所以司马光讲“德”不讲“才”。

那么《资治通鉴》到底要告诉我们什么?精髓是什么呢?《资治通鉴》在总结历代兴亡中,单位培养人才也是这样。

二、《资治通鉴》的精髓

三、《资治通鉴》讲析

“知人者,德胜才是君子,无才无德是愚人,司马光说:“有才有德是圣人,不讲德。司马光提出另外的看法,只讲才,曹操提出“唯才是举”,重点是领导能不能驾驭他。想知道墨家机关术。曹操不是这样讲,关键在于他的本事,不要追究他有没有缺点,不是一般的人才。汉武帝讲得很清楚,有优点也有毛病,也有缺点,亦在御之而已。”特殊人才就是有能耐,跅弛之士,士或有负俗之累而立功名。夫泛驾之马,必待非常之人。故马或奔踶而致千里,记了汉武帝一段话:“盖有非常之功,什么叫“特殊人才”?《资治通鉴》卷二十一, 在这里面我还提出一个观点就是“驾驭特殊人才”,

作者:在在 来源:兰州雪岩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公文范文网(www.vanhuo.com)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www.vanhuo.com 移ICP备165792号